【START】→→→



公元兩千年十月二十二日,下午三點四十分


  「所以說我最──討厭小孩了!」

  「對啊,他們真是超──討厭的!煩都煩死了!」

  一堆不知道算是XYZe世代的語彙自公車後半的座位流瀉而出,所有的副詞都拖得老長,彷彿在擔心用詞不夠極端。

  「現在的年輕人啊……」

  一個刻意壓低的女聲在很近的地方響起,隨即消失。

  年紀大的人永遠看不慣年紀輕的人,這是鐵則。

  這群青少年在十年後會發現他們自己已然褪了流行,他們現在嗤之以鼻的那群幼童會以更新更炫的語彙,接收他們張牙舞爪肆意揮霍的青春。

  「那個老師實在是超──討厭的!」

  「對對對!根本沒有人想聽他的課!上次我和青蛙還坐在後面打電動!」

  「HO!你真的很豬頭ㄋㄟ!」

  窗外的天空,像是要下雨似地陰沉。

  公車後座那些不知道算是XYZe世代的青少年繼續談論討人厭的補習班老師,某某某和某某某談了亂愛,某個豬頭幹了什麼非常之豬頭的豬頭事,以及專搶別人男朋友的XXX是個僅此一家絕無分號的賤貨。

  「哇──」

  宏亮的幼兒哭聲傳來,之後那個聲音的主人哭得像是快要窒息一般地呻吟著。

  「哇───啊─唔─嗚──嗚──嗚────」

  「等一下要不要去上次那家冰店吃冰?那家的冰真的超──好吃的。」

  「拜託!今天超冷的!」

  「哇───啊─唔─嗚──嗚──嗚────哇───啊─唔─嗚──嗚──嗚──────」

  「你們知道那個三班的班長嗎?不要說是我說的,他上次在西門町被他女朋友抓到他和七班的那個班花在一起,真是有夠白痴的……」

  公車行進的聲音靜止,車廂中迴盪著幼兒的哭鬧與青少年的笑鬧聲。

  砰!在一陣哄笑聲中,前門陡地撞開,司機橫過收費的刷卡機與投幣箱,朝車外怒吼:「你按怎開這呢慢!後壁一台在趕咧!」

  隔壁車道同路的公車司機吼了回來,聲音在鐵皮門與玻璃窗之間變形模糊失真。

  空氣中有著一絲溼冷的塑膠氣味,每五分鐘不到開關一次的半自動門將門外悶熱的煙塵掃進,與頭頂上直灌而下的冷氣交融成三溫暖式的情境。

  冷──熱──冷──熱──冷────

  「妳難道連『請勿飲食』四個字都看不懂嗎?」

  「叫屁啊!不喝就不喝嘛!」

  「妳家裡和學校是怎麼教的!這個國家真是完了!家庭教育失敗!學校教育也失敗!」一個尖銳的女聲拔高,近乎歇斯底里地重覆著:「家庭教育失敗!學校教育失敗!家庭教育失敗!學校教育失敗!」

  「神經病!」

  女人繼續義正詞嚴地教訓,女孩則回以不屑的短罵,其間幼兒的哭聲則更加慘烈驚惶。

  「哇───啊─唔─嗚──嗚──嗚────哇───啊─唔─嗚──嗚──嗚──────」

  砰!前門再一次撞開,捷運站的招牌赫然在目。

  人們再次散開,往另一個大眾運輸系統走去。


公元兩千年十月二十二日,下午四點零五分



←←←【THE END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nterville 的頭像
Canterville

The Empty Quarter

Cant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