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海,福德縣,二柳村。


  臨近東海的福德縣有個漁村,因為村頭有兩棵老柳樹,所以叫做二柳村。這二柳村上下共有七十幾家漁戶,年前從外地聘了一位先生來教孩子讀書。先生姓皮,十九歲那年便考上秀才,然而之後考運一落千丈,一直到四十多歲,還是沒能入仕,最後他心灰意冷,無心功名,在友人輾轉介紹之下,孤身一人來到二柳村安家落戶。


  皮秀才到二柳村之前從沒看過海,然而他才來了兩個月,便碰上了那場百年不遇的大海嘯。


  海嘯來的前幾天,村裡的漁民接二連三地大豐收,捕到了平時三五倍的魚蝦,此外還有一些罕見的怪魚。豐收原是好事,但村裡年逾古稀的漁夫王七爺卻顯得憂心忡忡,逢人便說這兩天要起大浪,不過村裡的年輕人並沒把王七爺的話放在心上,只有皮秀才耐著性子,陪著王七爺聊了幾句。


  「這些魚平時咋地不到網裡來?這是龍王發怒,底下的魚蝦待不住了,這兩天定有潮暴。」


  「潮暴?」


  「先生沒聽說過罷?潮暴一來,會漲大潮,浪頭捲起有十人高。」眼前去京城見過世面的秀才先生一臉茫然,讓王七爺深刻著皺紋的臉龐露出一絲得意之色,又補上一句:「還有船被捲到山上去呢。」


  「真的嗎?」聽到有船被十人高的浪頭捲到山上去,皮秀才不禁好奇地問:「您老能帶我去看看嗎?」


  「嗐,這可沒辦法,那是在俺老家的事哪。」王七爺搖搖手,回頭吸了一口旱煙。「而且,那船早就爛啦,俺那口子還走得動的時候,俺帶她去看過一回,誰知那船早就爛到連個鬼影子都沒了。」


  雖然王七爺言之鑿鑿,但村裡的人都認為他不過就是個白天說夢話的老糊塗,誰也不想觸這場豐收的楣頭。雖然確實有幾個人聽說過潮暴這回事,但全都是聽王七爺那個年紀的耆老說的,而那些耆老,又是在年輕時候聽當年村中的耆老說的,就算真的發生過什麼潮暴,那也是一兩百年前的事。王七爺顯然是從哪裡聽人說起潮暴的事,之後把這事當成自己的親身經歷,回頭扯起故事來了。


  「先生您別聽王七爺胡說,打從七婆婆過世,他腦袋就糊塗了,成天胡思亂想。去年也到處嚷著說會起大風,結果啥事也沒有。」學塾對面的石大郎說完這句話,就出海去了。


  到底誰才是對的,皮秀才也不清楚。


  然而潮暴確實來了。


  那天早上,皮秀才一如往常地盯著村裡十來個娃兒寫大字,正感睏倦,遠方傳來一陣驚叫,他走出屋子一瞧,發現海天交際之處有道白線往岸邊直逼而來,快逾奔馬,白浪打上岸時,海水已淹到離學塾不遠的棚屋,之後浪退,向後爬了好長一段距離,連平時隱藏在海水底下的礁石全都裸露出來,接著又是一個浪頭打來,這回的浪看來已有兩三人高。


  那就像是個頑皮孩子張口把杯子裡的水全吸到嘴裡,之後再一口氣吐回來。


  捲起有十人高的浪頭──王七爺先前所說的話在皮秀才腦中一閃而沒。


  他未及細思,回頭推開學塾大門,吼道:「全都出來!快!東西別管了!牛子!大波!快過來!」


  一班不明究柢的娃兒吵吵鬧鬧地往外走,其中一個特別喜歡念書的大波還想收拾桌上的東西,皮秀才一個箭步上前,一手抓起大波的衣領,一手推著個性溫吞的牛子,一邊氣急敗壞地往外走,一邊往外頭叫嚷:


  「快跑!往高的地方跑!潮暴來了!」


  這時村中的老人和婦女也已發現海邊的異象,紛紛跑出屋外,對門石大娘背著襁褓中的娃娃,一出門看見他家小三,抓起小三的手就往村後跑。皮秀才一回頭,只見學塾後方濁浪滔滔,撲天蓋地地朝村中湧來,正待要跑,一轉眼卻發現塾裡年紀最幼的子娃就站在石大娘家門口看著大浪,像是嚇壞了,腳下一動也不動,他伸手一撈,將子娃一把抱起,還沒來得及回身,泥濁的海水當頭落下,將整條街全都攏進水裡。


  皮秀才只覺得氣息一窒,腳下一飄,之後整個人狠狠地撞上了學塾的土牆。


  砰!


  一瞬間皮秀才失去了意識,然而旋即被子娃的哭聲叫醒,他左手抱緊子娃,勉力在那身溼透的衣服當中掙扎起身,踉踉蹌蹌地走了幾步,發現大波躲在一堵牆後,縮著身子哭。


  他拖著腳步上前,忍痛將大波拽了起來,之後盡力加快腳步往村後走。


  然而,他們還是沒能逃過下一波來襲的海浪。


  這回的浪頭比前一次更高,落下的力道更猛,皮秀才只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雙小山般的巨掌攔腰揍了一拳,之後便被吸入海水深處。他掙扎著想要浮上水面呼吸,身體卻直往下沈,冰冷的海水也從口鼻透入肺中,將他僅存的一口氣向外排擠。當下皮秀才只覺得自己難受得不得了,除了窒息的恐慌以外,這水中還像是有什麼人拿著鐵板從四面八方壓迫著他的頭和身體,全身上下被擠壓得疼痛不堪,幾乎就要被壓成一團肉泥,意識也逐漸模糊起來……


  迷糊之間他聽見一個細小的聲音:「此人是個仗義君子,帶他們進來吧。」


  後頸傳來一陣尖銳的痛楚,皮秀才勉力睜開眼睛,然而眼前只有一隻深紅色的海馬,。


  那海馬全身都是尖銳的稜脊,雙目炯然有神,正朝自己看來。


  剛才……說話的是誰啊?


  然而皮秀才還沒來得及提出心中的疑問,就又沈沈地昏了過去。

 

 

 

(小說待續)

 

然而皮秀才還沒來得及提出心中的疑問,就又沈沈地昏了過去。然而皮秀才還沒來得及提出心中的疑問,就又沈沈地昏了過去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nterville 的頭像
Canterville

The Empty Quarter

Cant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